小說族 >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> 第1167章 028 番外完,南鳶

第1167章 028 番外完,南鳶

        在第一百個年頭的時候,南潯生下的這顆蛋終于有了裂縫的跡象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天,風和日麗萬里無云,南潯剛給她家二蛋蛋擦了擦蛋身,套上了她親自縫制的蛋套套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時,她突然聽到了細微的破裂之聲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冥!南潯突然大叫一聲,你快過來!咱們家老二好像好破殼了!

        坐在門外編竹搖籃的血冥手中動作一頓,微微挑了下眉,舍得出來了?我以為它會躲在里面呆個五六百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爪赤血騰蛇的蛋殼堅硬無比,除非自己從里面破殼,外人很難毀掉蛋殼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這蛋殼還有吸收靈力的作用,躲在里面不僅安全,而且不影響修煉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實上,血冥巴不得它在里面呆個幾百年,只是南潯每天眼巴巴望著二蛋的模樣,讓他不忍,這才趁著南潯不注意的時候,暗中警告了一下二蛋。

        血冥進屋,從后面擁著南潯,兩人一齊看向他們家的二蛋。

        輕輕的咔嚓一聲之后,堅硬的蛋殼上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縫兒,隨后,又是幾聲。

        裂縫多了幾條,且變得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潯激動地盯著,眼珠子都舍不得轉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預感,這次是個女孩,她的女兒一定是個萌萌噠的能對她撒嬌撒不停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    終于,上面的小半個蛋殼完全裂開,被里面的小家伙頂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潯立馬對上了一雙紅如瑪瑙的圓溜溜的蛇眼。

        q版的四爪赤血騰蛇頂開蛋殼爬了出來,一出殼就變成了一個四五歲的光溜奶娃娃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個閨女!

        南潯激動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肥嘟嘟的小臉兒,肉呼呼的小爪子和小腳丫子,精致的五官跟她爹血冥宛如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,紅潤的小嘴兒抿著,一副酷拽酷拽的小包子模樣,像極了她的父親,也像極了她的兄長!

        南潯連忙沖她展開雙臂,寶貝,快來,我是娘親,到娘親懷里來!

        酷拽小包子卻沒有過去,而是板著小臉道:娘,我想先穿件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奶音雖然沒啥起伏,還是將南潯萌出了一臉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潯早已準備好了兩大箱小孩子衣物,各種玩具也備了幾大箱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包子找出一件穿上后,朝兩人福了福身,爹娘這段時間照顧孩兒辛苦了,若無其他的事情,孩兒先去修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潯:

        一個月后,南潯突然抱住血冥,哇地一聲嚎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確生了個閨女,可是為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為什么會是一個酷拽小面癱!為什么會是一個修煉小狂魔!

        她這個親媽的魅力難道還比不上修煉重要嗎?

        血冥摟著妻子,冷漠臉安慰道:大概是崇尚力量的本能,我覺得女兒有這樣的覺悟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潯拿小拳拳砸他,哭道:都怪你!王八蛋啊啊啊!

        傷心的南潯說女兒都不跟她親,她心里委屈,所以女兒就跟她姓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血冥不以為意,你高興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后來南潯看到了天上的風箏,便給二蛋取名南鳶。

        屈服于自己老爹的淫威,南鳶在南潯跟前陪伴許久,由冷漠酷拽小包子長成了冷艷女王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身著一身玄色長裙的南鳶離開了父母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潯眼巴巴瞅著那抹窈窕的黑色身影越走越遠,心中感慨萬千。

        別人家的女兒都是因為要嫁人所以不中留,到了南潯這里,卻成了因為癡迷修煉而不中留。

        血冥為了安慰情緒失落的南潯,哄著南潯到三千世界浪去了,歸期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四爪赤血騰蛇與天同壽,不管他們什么時候回來,他們和孩子們還是會再相聚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百年后,不知躲在哪個旮旯角里修煉的南鳶終于出現,帶著兩壇子好酒拜訪了自己的兄長醉離楓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醉離楓,南鳶的表情更為冷漠,兄妹倆長得極像,全都隨了血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這張臉生成女相,輪廓柔化下來,竟是說不出的妖艷動人,而南鳶這身材隨了南潯,前凸后翹,兩瓣唇也不似血冥和醉離楓那般纖薄,反而飽滿紅潤,惹人心動。

        兄長,我修為遇到了瓶頸,前來向你討教。本想問父親,但他早已帶著母親離開了此地。南鳶直接舉起酒壇子敬他。醉離楓亦舉起酒壇,同她碰了碰,我們四爪赤血騰蛇擁有與生俱來的強大妖力,你所謂的瓶頸也不過是一個時間積累的問題。所以,你又何必著急?父親十幾萬歲才有了現在的強悍,我也十萬出頭了,你

        何曾見我和父親強求這些?

        南鳶仰頭灌入一大口酒,紅潤的唇被酒水浸潤得晶瑩剔透,在夜色之下更添一份艷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活太過無趣,只有修煉能讓我找到樂趣,我不喜歡這種停滯不前的感覺。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吾妹,你應該去看看這大好河山,不要一心沉迷于修煉了。南鳶抬眼望去,兄長如何知道我沒有嘗試過?這五百年來我四處游歷,見過了兄長口中的大好河山,也見過了這人世間的人情冷暖世態炎涼,可這些于我,皆是過眼云煙,在我心底留不下更深的印記。唯

        有修煉有成時,我的血脈才會,我才會感到快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鳶。水吟蟬不知何時走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嫂子。南鳶喚了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這里倒有個法子,可以讓你修為突飛猛進,只是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什么?南鳶追問,秀眉微蹙。

        水吟蟬笑道:等你打敗我幾個兒子的那一天,你再來尋我,我會告訴你你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鳶當即告辭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醉離楓似笑非笑地看著嬌妻,小蟬兒,你說的法子莫非是

        水吟蟬橫他一眼,你若不是也想過,如何知道我說的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冷眼旁觀這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又有何用?只有親身經歷一遍才算是真正的體驗

        之后的五十年間,南鳶接連單挑幾個大侄子,終于在第五十個年頭,打敗了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水吟蟬沒想到南鳶這么兇悍,這么快就把她幾個兒子給干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南鳶付出的代價也不小,她受了內傷,至少需調理二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如約歸來,還請嫂子告知。南鳶看向水吟蟬,等待過程中,目光炙熱。

        父母如何相識相知,你可清楚?水吟蟬問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鳶垂眸,淡淡道:我伴母親百年之久,如何不知?

        微頓,南鳶已經明白了她說的修煉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效仿母親穿梭三千世界,收集功德值?剛說完,她便皺緊了眉,我不喜此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水吟蟬知道她顧忌什么,便道:我說的并非功德值,而是信仰之力,不需要你去討好任何人,你可以只做你自己。我說這么多,皆不及你親自體驗一遍

        當日,南鳶離去,神情莫辨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蟬兒,你在坑人嗎?醉離楓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君可別冤枉我,我哪里坑人了,我只是不想妹妹繼續這樣下去

        五十年之前,虛空獸小八的妻子誕下了一只小虛空獸,名喚棉花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最近的某一天,小八因為糾結還沒給兒子取大名的一天,棉花糖突然離家出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棉花糖留言如下:爹爹,兒子長大了,準備去三千世界闖蕩闖蕩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八氣得吐血。

        長大你個頭啊!分明還是小屁孩一個!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讓他知道是誰拐走他家棉花糖,他一定要手撕了對方!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他成圣后擁有了碉堡神力,這神力也完美地繼承給了兒子,穿梭三千世界完全沒有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一天,南鳶離開了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棉花糖帶著南鳶,亦或者說,南鳶帶著棉花糖開始穿梭于三千世界,收集信仰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數千年后,南鳶再回家鄉,身邊多了一個白衣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銀瞳銀,那對宛如死水的銀瞳深邃無比,仿佛承載了整個宇宙,囊括著無窮盡的三千世界,只同那銀瞳對上一眼,便覺沉重得喘不過氣來。據說,這個男人名喚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https:

        請記住本書域名:.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m.

  http://www.ketjpu.icu/shu/39418/21547544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ketjpu.icu。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zu8.com
341199管家婆30码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