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族 > 醫妃逆天:廢柴大小姐 >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玉雪山之戰 16

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玉雪山之戰 16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玉雪山之戰(十六)

        那老者目光看著虛空,過了許久方顫悠悠的開口:“都說尊神心懷眾生,普愛萬民,不以感情用事,公正無私。人世間恩恩怨怨,愛恨糾葛,自有他們的定數,也是因此,尊神向來不會橫加干涉。今日,尊神此舉,又是為了哪般?”

        虛空寂靜良久,方傳來一道清漠的聲音:“冤冤相報,何時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老者呵呵一笑,卻讓人感覺不到絲毫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有怨,那便有報。一句何時了,是無法化干戈為玉帛的。尊神雖為天,卻也不能干涉我們這人世間的煙火事,尊神如此偏心,卻又如何叫天下萬民心服口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虛空內,聲音緩緩而來:“人心如云,變化難測,本尊便是天,也無法讓眾生歸心,是非對錯,索性交給天道評判。青族生殺掠奪,壞事做盡,昔日因,今日果,怪不得旁人。執迷不悟,自尋死路;回頭是岸,方得長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老者微微抬起低垂的眼皮,發出一聲笑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笑聲嘶啞,讓人感覺不到絲毫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說到底,尊神這是護定那云錦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話,問的太過直白,以至于許多人的目光,都向云錦繡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錦繡身子微僵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澤做事,她太過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情面上的事,便是一件,亦也難通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他出手,是為了情面,還是為了大義?

        可這老者一句話,卻將他逼到了兩難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定或者肯定,都有損尊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曾是尊神,卻遠沒有尊神的覺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渾渾噩噩,混跡天地,之后倒也做了些有意義的事,可也是被迫,鮮少主動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澤的心,亙古時她便不解,現在依然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時的她,不期盼他的任何回答,事實,任何的回答,都不會讓她心生失望或喜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他若幫她,她承他的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雪一戰,六界皆動,是為大亂。本尊身為尊神,有安撫平定之責,青族若再引起動亂,本尊定遵循天道,撥亂反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澤聲音淡淡,沒有情緒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冷嘲:“說的正經,可心思全不正經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話音方落,一股力量涌出,直接將他橫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青族的人一下子懵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老者撞碎了虛空,將天空劃出長長的黑漆漆的一道弧線,方堪堪定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光一下子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澤的身影緩緩出現在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衣衫似錦,烏發輕揚,輕抬的眉眼,盡是絕代風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般姿態,直叫人看的忘了反應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澤目光落在狼狽的老者身上,淡淡道:“本尊敬你修行不易,萬萬年才修得半帝,若機緣足夠,便可一步登天,可惜品行不端,如何成為這人界的主宰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臉色變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踏足半帝,可以說是站在這六界的金字塔頂端的,這一出關,在人界可以說號令天下,莫敢不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當著眾人的面,他卻被尊神直接掃的如此狼狽,剎那間,老臉因羞惱而漲的通紅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澤聲音清漠:“我本亙古時代祖神孕育的第一位尊神,豈會容爾放肆,今日權且饒你一命,再有不敬,便廢了你的修行,打入十八地獄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語氣雖算不得嚴厲,卻足以將所有人震懾的不敢妄動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澤的目光這才向各界眾人一一掃過,最后目光輕輕的落在云錦繡身上,淡聲開口:“都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未走近,也未多言,只說了這么句話,便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尊神發話,各界自然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鬼烈讓穆子玉清點了下殘存鬼將數量,損失倒不是慘重,而是慘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  魔翎帶來的魔兵,也幾乎損失殆盡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青族的狀況并不比他們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漫山遍野,盡是尸體,剩下的寥寥之人,卻不敢上前收拾尸體,只遠遠的驚恐的將云錦繡看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們看來,可怕的不是云錦繡,而是云錦繡背后的尊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個將半帝如此輕易的擊敗的存在,那究竟是個怎樣可怕的存在啊!

        半空中的老者陰森森的將云錦繡盯著,然終還是一拂袖開口:“撤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一番,雖然他還活著,可青族的高手,盡數損失干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,不止是高手,還有數以萬計的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龐大的青族,經過此戰,可以說是慘敗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錦繡目光幽幽的看著那殘存的青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明白,縱使她有心屠戮,卻也無法再動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借著天澤的名頭壓著那半帝,可那半帝,何嘗不是壓在她肩頭的大山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況,現在也不能再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錦繡目光看向玉雪山之峰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場大戰,破壞嚴重,巨大的聲響,竟然完全沒有驚動那沉睡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未醒還是不愿醒?

        但總有一天會醒來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那時的自己,是否有能力與他相抗?

        果然要更快的成長起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本王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烈走了過來,瞥了一眼云錦繡開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錦繡目光一頓,看向他:“我想暫時留在人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留在人界?你瘋了?”鬼烈挑起眉頭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錦繡淡聲道:“終是人身,還是喜歡生活在周圍都是人的環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烈:“所以我們這些不是人的,讓你不舒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這話真是怎么聽怎么來氣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錦繡難得抬睫對著他笑了一下:“你這樣覺得,我也沒有辦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烈被她那一笑,恍的沒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魔翎笑道:“鬼王真是變化良多,莫不是也被我家小錦繡攝了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雖是一句玩笑話,可扎了鬼烈的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是被攝了魂了,否則,他身為鬼王,如何對得起在這場大戰中,憑白死去的鬼將們!

        鬼烈不悅的轉身,剛走了幾步,又頓住步子看向魔翎,冷聲道:“不走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魔翎一敲折扇道:“當然,我魔界為了小錦繡損失重大,本爵爺怎么也要在這多待幾日,訛詐小錦繡一番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錦繡面無表情的聽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原本也沒有指望他們能無償的幫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這般一想,她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妖月。

        頓了一頓,她方開口道:“我身有重傷,現在不便為月殿下醫治,待我痊愈,自會尋機兌現諾言。”

  http://www.ketjpu.icu/shu/36691/27518719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ketjpu.icu。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zu8.com
341199管家婆30码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