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族 > 天唐錦繡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,房二,給錢! 下

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,房二,給錢! 下

        “諸位當知道,如今本官尚且要兼管書院那邊,眼瞅著開學在即,諸般事務繁榮混雜,很是耗費精力,兵部這邊難免無暇顧及,所以,還有什么困難,一并說出來,今日本官一一予以解決。日常部務,就需要仰仗諸位多多費心盡力了,本官為諸位保駕護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幾個長官能夠甫一上任便說出這等霸氣絕倫的話語?在他眼里似乎這小小的兵部根本就沒什么可以稱得上困難的,爾等寸步難行束手無策的難題,在他面前都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這種對屬下予以充分信任,肯擔責、肯放權的行為,令兵部上下敬佩不已,甘愿效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長官,夫復何求?

        郭福善與幾位主事互視一眼,見到再無難事,便對房俊說道“房駙馬放心,吾等定當盡心竭力,謹慎處置部務,必不會出現差錯。只是這民部的撥款,您是否先行斟酌一番,勿要這般直接了當的殺上門去,到底顏面上不好看,萬一鬧到陛下面前,您也得遭受申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房俊不以為然的擺擺手,道“這件事無需再說,諸位根本就是受了本官的拖累,那高履行就是要報復你們,來惡心本官。哼哼,這個高履行看著還算是個人物,卻行此下作之手段,與市井混混兒有何區別?此等人物,在本官眼中無異于豚犬一般,何必在意?量他也翻不出什么浪花兒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幾位屬下盡皆閉嘴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件事的確如房俊所言,根本就是高履行無事生非、刻意刁難,他們可以忍,但房俊怎么能忍?被人騎到頭上作威作福,若是不予以反擊,房二郎的面子怕是要折一大截兒。

        幾人齊聲道“謹遵房駙馬吩咐!”

        你是主官,你說了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房俊瞅了瞅外頭天色,道“郭侍郎,派人去松鶴樓叫幾桌酒席,要最好的席面,記在本官賬上,統治部中同僚,若是無甚要事,晌午就留在署衙之中飲酒,本官履任,大家高興高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雖然是“二進宮”,但到底也算是新官上任,與同僚搞一搞會餐,拉近一些關系,提升一些威望,這是職場之上籠絡人心的不二法門,古今中外,概莫如是。

        郭福善點頭,問道“不需要下官陪同您前去民部?”

        房俊指了指崔敦禮,道“崔主事陪同本官前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    新官上任第一次會議結束得很快,郭福善安排人前往松鶴樓預定酒席,杜志靜與柳則帶人處置部務,將緊急事務處置完畢,中午署衙上下一同聚餐,崔敦禮則隨同房俊出了兵部大門,策騎直奔民部衙門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高履行忙活了一早上,終于將緊急公務處置完畢,稍稍松了口氣,從值房出來,端著一杯茶水坐在正堂上,看著人來人往穿梭不息的衙門,雖然勞累,心中卻盡是滿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唐儉告病,恢復榮養,他這個民部左侍郎就接過了所有部務,代替民部尚書行駛職責,整個民部盡在其掌管之下,所有人唯唯諾諾言出法隨,這對于從來未曾擔任主官的高履行來說,是全新的體驗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就是權力的滋味啊!

        呷了一口茶水,高履行心思開始放空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老爹高士廉已經致仕,但無論是在陛下眼中的分量,以及在朝中的人脈都尚存幾分威望,若是自己能夠在唐儉養病的這一段時日之內兢兢業業勤于部務,更能夠在東征之時完美完成任務,稍稍運作一下,這個民部尚書的職位很有可能就會由自己來擔任。

        民部尚書啊,六部堂之一,正三品的實權大佬!

        不過旋即心情便低落起來,因為他忽然想起,房俊那個棒槌現在已經履任兵部尚書,而且頭頂上還掛了一個太子少保的職銜,那可是從二品的品階,亦即是說,哪怕自己當真成為民部尚書,也比房俊晚了一步,而且品階始終低人一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將茶杯重重放在身旁書案上,高履行有些氣悶。

        憑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拼老子,我爹高士廉的功勛、地位,那是房玄齡能比的?拼岳父,同樣都是陛下的女婿,你那老婆高陽公主更是生母早喪,沒有娘家人支撐;拼地位,自從長孫沖謀逆之后,年輕一輩當中自己就是領軍人物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憑什么最后卻反要被房俊爬到頭上來?

        就因為他在漠北打了一場勝仗,覆滅了薛延陀?那都是因為火器之威,換了誰率領一支裝備火槍、震天雷的軍隊,照樣能夠橫行漠北打得薛延陀滿地找牙,怎么就完全成為房俊一個人的功績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就是比我更能阿諛奉承,更會討陛下歡心么?

        高履行不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想想他與房俊在陛下面前的地位和受寵程度,就一陣陣心塞……雖然頗為不屑,但其實也有些羨慕,他不是不想溜須拍馬,只是覺得自己水準比不上房俊,因為沒有房俊更招陛下待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認在拍馬溜須這一項能力上,不及房俊多矣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且說房俊帶著部曲一路疾馳,轉過兩條街,直奔民部衙門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敦禮騎馬緊緊跟隨,心里忐忑不安,這哪里是來民部辦事?瞧瞧這氣勢洶洶的架勢,根本就是來砸場子啊!

        這位爺先前說鬧事,自己還以為只是說說而已,沒想到居然這般肆無忌憚,這可是民部啊,中樞衙門,帝國財政之中樞,您這么搞,就不想想后果?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也知道房俊根本不會聽他的勸,只能心里暗暗叫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民部衙門距離兵部不愿,策馬過了兩條街,眨眼便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身為中樞衙門、財政重地,每日里前來民部辦事的各處官員數不勝數,大門外車馬轔轔,將半條街圍得水泄不通,來自全國各州府縣的官員都等在這里,等著進入衙門辦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房俊一行人策騎而來,蹄聲隆隆,嚇得各地官員們趕緊吩咐手下將馬車趕開,讓出一條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長安城的紈绔名揚天下,這些個官員都是各自衙門負責進京辦事的人員,見多識廣,知道這個時候在這條街道上敢于策馬疾馳的,都是招惹不起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暢通無阻的直奔大門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守大門的門子頓時出來三四個,指著房俊等人呵斥道“何人如此大膽,中樞重地,亦敢策馬疾馳,想要吃牢飯吶?”

        房俊等人到得近前,甩鐙下馬,那幾個門子都是有眼色的,剛剛呵斥一句,等到看清來人,差點想要給自己一個嘴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滿京城,誰不認識房二棒槌?

        這位祖宗可惹不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幾個門子威風還沒抖出來,立馬變身鵪鶉,小心翼翼的湊上前去接過房俊甩過來的韁繩,陪著笑道“哎呦,是房少保!您可是來辦事的?來來來,小的給您牽馬,您老當心腳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圍等候辦事的官員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常來各個部堂辦事的老人了,平素民部、刑部打交道最多,當然在知道這兩個衙門事難辦、門難進,就連門子都眼皮子往上翻,何曾見過這般搖頭擺尾小心翼翼的模樣?

        不由得紛紛看向房俊,心中暗自揣測這是哪家的紈绔?

        還“少保”,這么年輕豈能當得“少保”之官銜?想來是綽號無疑,但是想來想去,也想不起長安城中有誰被稱作“少保”的紈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房俊卻連瞅都不瞅幾個門子,一伸手將他們扒拉到一旁,抬腳就上了臺階,走進大門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民部官員趕緊上前,客氣問道“不知房少保前來,辦理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房俊一把將他拎開,喝叱道“讓高履行出來,某有話問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幾個官員趕緊走過來,雖然懼怕房俊的威名,但到底身為民部官員,被人家這么肆無忌憚指名道姓的言及自家長官,也沒臉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房少保息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房少保,您豈能跟咱們一般見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老到底有何事,咱們也好通稟高侍郎一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房俊環視一周,冷笑道“你們?你們解決不了,某找高履行說話!”

        民部官員眼瞅著氣氛不對,也不敢招惹房俊,只得說道“那還請您稍等,容吾等通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他說完,就被房俊扒拉到一旁,大步走進正堂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堂里,高履行心里正自懊惱,外頭忽然傳來一陣吵雜喧囂,頓時怒火升騰,平素唐儉坐在值房里好似一尊佛爺一般,任事不管,你們一個兩個的臉走路都高抬腳輕落步,說話都憋著嗓子,如今老子掌民部,你們就原形畢露,沒將我這個民部左侍郎放在眼里是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履行怒不可遏,認為自己的官威遭到了挑釁,狠狠一拍桌子,怒叱道“簡直無法無天,何人在外喧嘩?你們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話音未落,只見門口一陣鬧騰,有官吏呼斥喝罵,然后一人推開眾人,大步走入堂中,大聲道“我!房俊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履行一愣,下意識問道“你來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房俊站在堂中,氣定神閑“趕緊給錢!”

        。

  http://www.ketjpu.icu/shu/12884/27581982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ketjpu.icu。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zu8.com
341199管家婆30码期期准